第二章:运筹帷幄晋察冀三分区设在阜平县城一座普通的农家宅院里不大的堂屋正中挂着三分区轄区作战地图十来个八路军军人和地方干部坐在长方型木桌的三面正对着地图听三分区司令黃永胜手持木棍讲话.与会的还有副司令兼参谋长詹才芳、42团团长成少甫、团政委熊光焰和团参谋长马卫华骑兵连连长李国栋、大刀队长郑武和其他分区各县委和游击队的主要领导. 黃永胜手挚一根棍子用他特有的大嗓门说:“军区通报鬼子又要扫荡了.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这个老鬼子这次调集了第26、第63、第110师团大部第62师团及独立第1、第2、第3混成旅团各一部和伪军共4万余人预计本月中旬就会开始行动.从情报上分析这一次他们把我们晋察冀军区机关和我们三分区司令部所在的神仙山作为扫荡的重点并作为合击的中心区域.他们会分进合击多路会攻.对我大茂山根据地进行‘铁壁合围’.”他用木棍先点了点一处然后又在地图上划了一个大圆圈.在神仙山地区我们分区除了42团外其他主力也在外线.当然调回来不是不行但这么一个山地游击战堆太多部队并不划算甩不开手还容易被敌人盯上咬一口.这样我们现在手上能用的兵力就不多主力是42团现只有六个连队要抗击鬼子4万多人压力不用多说大家想得出来.” 黃永胜一段话的话音未落屋里“嗡嗡”的议论声响成一片.接着大家又静下来听分区的作战安排. 黄永胜整理了一下思路沉着地看了一下大家接着又说:“鬼子想给我们来个‘黑虎掏心’想从三国的书上学怕是画虎成猫了.”下面轰地笑了起来紧张的气氛一下子松了很多.他看了一眼屋里各位再接着说:“咱们八路军还是老办法不跟他硬頂.分区的作战方針用我们老家的话来讲是连打带搓.打是一路頂他专打他的脑壳尖痛一点连全身不让他进展顺利;搓就是依托有利地形层层布阵侧击夹击捅屁眼把鬼子放在神仙山这个搓衣板上搓掉他几层皮搓出他几桶血让他浑身鲜血淋淋知难而退.我们用内牵外打节节抗击的战术与鬼子針锋相对.我认为只要战术得当内线六个连的兵力还有富余有四个连就足夠了.具体部署是用两个连的部队跳到外线寻机打击敌人留下四个连以连为单位与民兵、游击队混编在一起在内线广泛开展地雷战、麻雀战.迟滞、疲惫、抗击日伪军的扫荡.并利用有利地形最大限度地消灭敌人给外线的部队创造歼敌的机会.”这时王平接上说:因鬼子把进攻的重点放在了我们内线所以留在内线的部队面临巨大的压力和危险.既要完成牵制打击敌人的任务还要保卫留下来的后方机关单位.加上外围后勤机关也先后转移到山区来这就给内线作战的部队增加了更大的压力.” 詹才芳这时操着浓厚的鄂东口音对42团领导们说:“这个任务是你们42团的上个月已经派你们进山熟悉地形选择阵地制定作战方案.狗日的成少甫你们有沒得决心? ” “有!” 42团三位领导异口同声响亮地回答.詹才芳对郑武和骑兵连连长李国栋说:“康家峪机关多紧要关头不好转移李国栋你率骑兵连先把第三医院的伤员和区政府转移到安全的地方.郑武负责保护好通讯社的同志们必要时择时择机择地分散转移.”“放心吧!没问题”詹才芳满意地点了点头.他接着又说:“你们这次作战不同以前我们是跳到外线和鬼子打圈圈这次是在院子里打疯狗躲闪的地方不大小心喲!” 黄永胜以决断的口气命令道:“在一个相对固定的区域内作战部队不能放多了不要打狗不成反被狗咬.你们42团留四个连在内线作战分出两个连掩护准备转移的单位、人员、物资趁鬼子尚未合围尽快行动实行转移.之后在外线机动作战寻找战机狠狠打击鬼子的屁股让他冒烟!” 吠然后他再用商量的口吻对王平、詹才芳说:“老王、老詹这次你们带这两个连率领按计划转移的机关单位跳出去外线的事多多拜托内线作战我留下来亲自上阵打他狗日的日本鬼子!” “司令员内线太危险有我们三个你就放心吧!你还是与政委一起去外线更有利于掌握全局.我们三个带1、2、3、4连和团直属队留下来其他部队交给几位首长带走.”成少甫抢着说. 黃永胜坚决地说:”不行不能转移的单位、人员、物资、设备太多肖克司令员正在病中就在神仙山里养病看情况不能轻易动搞不好就围在里面了.这么多干部、领导、人员、家当叫人围在圈里不是不相信你们这关系太大我必须留下来才放心出一点差錯就是杀了头也弥补不了!”散会后分区首长握手告别互道保重各入分头准备开战.“随后来到42团团部成少甫、熊光焰马上迎了上来.几个人坐在桌前对着神仙山的地图研究起作战方案来.晋察冀通讯社在康家峪三将台三将台在康家峪村口南边不过二里路的拐弯处的北山坡上十几户人家村前是一大片芦苇塘出了芦苇塘就是条宽阔的大河街里长着很多高大的香椿树.当时孙犁在通讯社做指导并组织了识字班教老百姓识字.妇女们在听课时胳膊里揽着孩子双手纳着鞋底有的妇女靠坐在房屋里的柱脚上卷起一只裤腿在腿上边搓着麻绳边听;郑武他们和兰子没事了也经常去听.他们在识字班学会了唱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下了课他们一边往回走一边舞几下大刀一边喊唱着: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全国武装的弟兄们 抗战的一天来到了抗战的一天来到了 前面有东北的义勇军 后面有全国的老百姓 当唱到看准那敌人 把它消灭 把它消灭时郑武他们经常飞起一粒石子向山坡上奔跑的野兔打去那些倒霉的野兔便从坡上滚了下来了.虎子边走便凑到兰子的身边献殷勤有时弄得自讨没趣.第三章:大刀发威 11月鬼子桑闻真二率领一小队骑兵沿着平阳河来偷袭通讯社桑闻真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通自幼便随其身为日本浪人的父亲游历了中国很多地方并且奸盗抢掠无恶不作.一九三一年在中国东北参加了关东军当时由于其剑术高超曾以一对一个骑兵鬼子班十三人进行搏杀而获胜.所以入伍后直接担任小队长授骑兵中尉衔.论其人可谓是心毒且又手?涫俏词芄?瓢嘟逃?男形槌錾恚?渚?姓郊ㄋ亢敛谎飞?诰?I?牵?抑挥泄?薏患啊虎子穿着一件黑羊皮坎肩头上围着白羊肚毛巾下身穿着黑大襟裤子提着大刀像只矫健的野山羊一路从天陀瞭望哨上一窜一跳的疾跑下来边呼哧边说:“不好了武子哥一队鬼子骑兵冲咱们这来了.”此时郑武披着一件用狍子皮缝制的坎肩腰里紧着用白洋布做的褡包露着坚实的胸脯藏青色的大襟裤子穿着一双用狍子皮做的短靴正在教通讯社的同志们练习郑氏刀法.一听马上停下手中舞动的大刀甩了一下遮住半边脸略带弯曲的长发深邃的眼神瞅着二愣子问:“来了多少?”“应该有一百多鬼子骑兵”二愣子喘着粗气答道;郑武果断的对虎子他们说:“虎子、秃子你两个掩护一部分机关的同志往坡子岸转移二愣子、狗子你两个带着村里的老百姓往烽火陀方向撤我保护孙犁几位领导往北走赶紧行动.”说完大家伙立即分头行动起来郑武正要领着孙犁他们走时一个女的跑过来:“武子哥我和你一块去吧!我对神仙山那的地形熟悉.”郑武回头一看是兰子由于跑得急兰子娇美的瓜子脸连同后面修长白皙的脖颈整个都红了今天兰子在红夹袄外面套了一件白羊皮坎肩腰里扎的皮带上还斜插着一颗长柄手榴弹更显得英姿飒爽妩媚动人.“好吧!快点跟我们走吧.”他们顺着河滩一直向北跑.过了庄里拐进平房村那道沟里刚跑到石城院鬼子桑闻真二带着两个骑兵就追了上来郑武一看要一起跑是不可能了对着兰子吼道:“兰子你赶紧领着孙同志他们往山上跑我在这等着狗日的小鬼子.”说完提着刀站在石城院村口的石门正中央等着桑闻真二.石门是通往石城院的唯一通道谷底仅有一丈宽两边是陡峭的山崖此时顺着山谷吹来一阵阵大风郑武头上的长发和略带白花点的黄色狍子坎肩以及大刀上的飘带随风飘起并呼呼作响.郑武凝视着越来越近的三个鬼子骑兵清脆的马蹄声在山谷里回荡马蹄踏起的尘土已看不见马腿的轮廓山谷里的鸟儿也都叫唤着四散飞走远离这是非之地.隐约听见身后半山腰上兰子的喊叫声“武子哥一定要小心呀!”三个鬼子在离郑武约50米的地方停下桑闻真二半眯着眼带着嘲弄的语气冲着郑武说道:“要嘻在中国还没遇到真正使刀的高手已有99个死在我的刀下加上你正好凑100个.”郑武面无表情剑一样的目光直射桑闻真二怒吼道:“小鬼子几百年前你们倭寇就不是我们郑家刀的对手这次也让你见识见识我们老祖宗刀法的厉害.”说完拖着刀就奔桑闻真二疾步跑去刀尖划在地上的石子上磨擦起阵阵火星桑闻真二抽出战刀一纵马也奔郑武而来在人马交错之际郑武突然仰身使出铁板桥功夫后背离地面不到一尺靠奔跑时的惯性双脚滑到桑闻真二的马下躲过桑闻真二横劈过来的战刀挥手一刀就把一条前马腿给砍断了紧接着后背着地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只听身后“扑通”一声桑闻真二一头就从马上栽了下来翻了几个跟头才爬起来滚得脸上身上都是土和干了的乱草.他的战马躺在地上嘶鸣了几声鼻孔一张一合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后腿挣扎了几下也没再站起来.这时桑闻真二才知道遇到了真正的对手也顾不得什么武士道了吐掉嘴里的一根杂草大喊着鬼子话双手举着战刀就向郑武跑过来郑武听着身后桑闻真二跑动的脚步声精确地计算着距离就在桑闻真二刚到身后战刀劈下来的瞬间郑武往左一闪右手倒握着大刀回身一刀削在桑闻真二的脖子上.桑闻真二此时终于瞪圆了经常半眯着的俩眼看着乌黑的血顺着自己脖子滴答滴答的流了下来他清楚的知道这一刀已终结了他罪恶的一生桑闻真二攥在手里的刀“咣当”一声掉在地上随后桑闻真二“扑腾”仰面平倒在地上砸起的尘土有一尺多高这个狂傲的日本剑术高手就这样死在了郑氏刀下.郑武拎着还在滴血的大刀冲着剩下的两个鬼子骑兵摆了摆手让他们放马过来;吓得两个鬼子勒着战马倒退了好几步一看用刀不是对手两个鬼子嘀咕了一下就端起了抢哗啦哗啦把子弹顶上膛就向郑武射击郑武辗转腾挪向两个鬼子冲去子弹嗖嗖的打在郑武的脚下溅起阵阵尘土快冲到鬼子跟前时郑武飞身跃起凌空一刀把一个鬼子劈下马来.另一个鬼子调转马头就跑郑武捡起一块石头照着马腿就扔了过去战马后腿被砸中扑通倒在地上鬼子被甩出去一丈多远爬起来一瘸一拐的向山上爬去狼狈至极郑武把刀抗在肩上站在谷底抬头看着他往山顶上爬原来兰子不放心又折回来此时就站在山顶手里握着那颗长柄手榴弹.鬼子好不容易爬到山顶还没等直起腰来就被兰子一手榴弹砸在光秃秃的脑袋上鬼子狼嚎一声从山上连骨碌带抛滚了下来一命呜呼.郑武喊:“兰子孙同志他们呢?”兰子双手做成喇叭状贴在嘴边冲着山谷里的郑武喊:“我把孙犁同志他们安置在花洞里了你没事吧.”郑武拍了拍身上的土把桑闻真二身上的王八盒子掏了出来了抬头冲着兰子喊“没事!”郑武攀到了山顶把王八盒子递到兰子面前“送给你防身用吧!”“我不要武子哥还是你用吧!”“我不用这个”郑武边说边把盒子抢插在兰子的皮带上“走咱们去找孙同志他们去”郑武拽着兰子的手就走兰子被动的跟在郑武身后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一路踩着漫山遍野的野花到了花洞和孙犁他们会合后这时天色已晚大家都饿了兰子撩开白羊皮坎肩从红夹袄口袋里掏出一把红枣递给孙犁“你们吃几个枣儿!”又掏了几个给郑武她调皮的说“你们跟着我有个好处.”“有什么好处?”孙犁笑着问.“保险不会叫你们挨饿.”“你能够保这个险?”郑武也笑着问“你口袋里能装多少红枣二百斤吗?”“我们走到哪里吃到哪里.”兰子说.“就怕找不到吃喝呢!”孙犁说.“到处是吃喝!”她说“武子哥你看洞口树上那颗枣儿那么大!”郑武抬头一望随手飞起一粒石子那颗大枣儿就落在前面地下了. “到了神仙山我有亲戚.”兰子欢快的走到洞口捡起那颗大枣儿放到嘴里去香甜的吃着“我姑住在山上她家的倭瓜又大又甜.今天晚上我们到了我叫她给你们熬着吃个饱吧!”天黑的时候他们才到了神仙山的脚下.兰子领头往上爬.她爬得很快走一截就坐在石头上歪着头望着郑武笑像是在这乱石山中突然开出一朵鲜花格外迷人.孙犁他们努力跟上去肚里有些饿.等孙犁他们爬到山半腰实在走不动找见一块平放的大石头就倒了下来喘息了好一会儿天大黑了天上已经出了星星.她坐在郑武的身边又掏出了一把红枣递给郑武说:“让孙同志他们吃几个枣吃点东西就有劲了.”“我们就在这里过一夜吧!”孙犁嘴里边吃着枣边说“不能.”兰子说“就快到顶上了只有顶上才保险.你看那上面点起灯来的就是我姑家.”孙犁他们望到顶上去.那和天平齐的地方有一点红红的摇动的光;望见这个光孙犁他们有了勇气有了力量在郑武和兰子连拽带抻下他们终于到了兰子的姑家.夜深了这样高的山上冷风吹着汗湿透的衣服他们都打着牙噤.钻过了扁豆架、倭瓜棚兰子叫醒了姑.老婆子费了好大工夫才穿好衣裳开开门.一开门就有一股暖气扑到她们身上来没等到人家让他们就挤到屋里去那小小的屋里简直站不开他们这些个人.“这都是我们的同志.”兰子大声对她姑说“快给他们点火做饭吧!”老婆子拿了一根麻秸在灯上取着火就往锅里添水.一边仰着头问:“下边又‘扫荡’了吗?”“又‘扫荡’了.”兰子笑着回答她很高兴她姑能说新名词“姑!我们给他们熬倭瓜吃吧!”她从炕头抱下一个大的来.姑笑着说:“好孩子今年摘下来的顶数这个大我说过几天叫你姑父给你送去呢!”“不用送去我来吃它了!”兰子抓过刀来把瓜剖开“留着这瓜子炒着吃.”吃过了倭瓜他们睡在了热炕上.兰子和她姑睡在锅台上姑侄俩似乎有说不完的悄悄话.第二天他们在这高山顶上休息了一天.兰子和郑武出去拿回一捆湿木棍:“送孙同志你们一个人一把拐杖黑夜里它就是我们的眼睛!”郑武用刀修着棍子.这是一种山桃木包皮是紫红色好像上了油漆;这木头硬得像铁一样打在石头上能发出铜的声音.当他们正要做下午饭一个披着破旧黑山羊长毛皮袄手里提着一根磨得油光黑亮粗棍的老汉进来了;兰子赶着他叫声姑父老汉说:“我来给你们报信山下有了鬼子听说要搜山呢!”孙犁说:“这么高山鬼子敢上来吗?”老汉叼着旱烟锅说:“这几年这个地方目标大了鬼子真要上来了我们就不好走动.”这样每天黎明郑武和兰子就一同到那大黑山的顶上去放哨.山顶不好爬又危险郑武先爬到上面再把兰子拉上去.山顶上有一丈见方的一块平石长年承受天上的雨水被冲洗得光亮又滑润.兰子和郑武坐在那平石上从山顶可以看见山西的大川河北的平原十几里、几十里的大小村镇全可以看清楚.浓浓的白雾一阵阵从兰子和郑武身上飘过他们仿佛活在仙境中.突然下起来雨雨下得那样暴在这样高的山上他们觉得不是在下雨倒像是沉落在波浪滔天的海洋里风狂吹着那块大平石也像要被风吹走.郑武拥着兰子爬到大石的下面不知道是人还是野兽在那里铺好了一层软软的干草.他俩紧挤着躺在下面听到四下里山洪暴发的声音雨水像瀑布一样从平石上流下他们像钻进了水帘洞.兰子侧躺着软绵绵滚烫的身子紧挨着郑武少女的体香穿透郑武似铁的肌肉令郑武心里一阵阵颤抖.郑武结结巴巴的说:“这是暴雨一会儿就晴的你你害怕吗?”“要是我一个人我就怕了”兰子忽闪着长长睫毛的大眼含情脉脉的看着郑武喃喃的说“有武子哥在身边我什么也不怕”其实郑武的内心是特别喜欢兰子的只不过郑武不善表达况且在这战火纷纷的年代哪奢望个人感情的事.郑武躲开兰子迷人的眼神岔开话说:“也不知道虎子他们怎么样了”“放心吧!以他们的身手和机灵肯定没事.”兰子边说边用双手把郑武的头扭过来看着郑武深邃的眼睛娇羞的问“武子哥你喜欢我吗?”郑武慌乱的拿开兰子的手从大石下爬了出来“兰子雨停了出来吧!”兰子从大石下出来满脸的失望过了一会儿才露出笑容跟着郑武回到姑姑家.第二天一清早看见山下一路的村庄都在着火冒烟.看见敌人像一条虫在山脊梁上往这里爬行.一路不断响枪那是各村伏在山沟里的游击组.郑武说:“今年敌人不敢走山沟了怕游击队.可是走山梁你就算保险了?兔崽子们!”敌人的目标显然是在这个山上.他们从兰子姑父的羊圈那里翻下转到大黑山来.老汉仓皇地用大鞭把一群山羊打得四散奔跑一个人登着乱石往山坡上逃.郑武对兰子说:“你去集合人带着同志们转移我去截兔崽子们一下.”说完郑武拎着刀在那乱石堆中跳跃着似山里的狍子奔着敌人的进路跑去.兰子冲着郑武远去的背影喊:“武子哥小心呀”当兰子领着孙犁他们从后山上跑下听到了郑武在山前和敌人激烈厮杀的声音. 第四章:血战日寇 9月16日日军第26、第63、110师团和步兵第63旅团、独立混成第3旅团主力及伪治安军6个团分别由山西省、河北省的灵丘、保定、石家庄、孟县、五台等地出动向北岳区腹地进犯.到18日就完成了对晋察冀军区第3、第4军分区的合围.9月20日日伪军进犯到唐县军城并集中3500人分四路合击神仙山. 4个连400多号人抗击装备和訓练素质都远强于八路军的鬼子及伪军3500多人光依靠自信是沒有用的.在神仙山自己的窝里与敌人交战一着不慎如果沒有击退鬼子反而伤了根据地的元气对今后北岳地区的抗战将是不可挽回的局面.黃永胜认为打鬼子有很多种办法但现在最有效的办法是自己少死人而让鬼子多死人.人少有人少的打法.他率42团在敌进犯之路上一路择地择机阻击来敌选择的阵地多是扼守要道的险要山头.要么悬崖壁立要么坡陡石巨易守难攻.在下马石这第一道阻击阵地上他还布置丁多个侧击阵地每个阵地上只放少量兵力.他甚至亲上第一线阵地指挥作战. 9月22日.”报告!山梁上有一个人在和一队鬼子尖兵厮杀看着像是郑武后面约400余人正在向郑武厮杀的方向赶来.”42团侦察排派人向主阵地上的黃永胜和成少甫报告.“准备战斗!注意别把郑武给伤了!” 黃永胜从旁边的战士手中拿过一杆三八大盖命令道: “开火.”眼看山脚下日军蜂拥而至的明晃晃的钢盔黄永胜依石举枪稍一瞄准“叭”地一枪击中一名日军头部子弹穿透钢盔溅出一蓬血珠敌兵一头栽倒.顿时主阵地上枪声大作敌兵四散卧倒.乱成一团.郑武砍倒了一个鬼子趁乱顺着阎王鼻子飞奔而去.日军的战术素养确实不弱很快就利用地形地物架起机枪、掷弹筒开始向山头火力反击.但是山崖很陡很难击中山上阵地几发掷弹筒弹“咣咣”在崖壁上炸开.日军企图组织伪军向山头攻来因地形不利前进不到十几米就被阻在崖底动弹不得.这时侧击阵地也加入作战侧射火力打得敌军连滾带爬退了下去.42团与日伪军在此激战四个小时毙敌百余人迫敌停止进攻.双方对峙一直到夜晚敌无寸功.郑武脱身后去寻兰子他们走到一处枣树洼忽然听到一声惨叫郑武靠在一棵粗大的枣树后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二十多个老百姓跪在枣树地里前面几个鬼子用枪指着他们的头.后面一个鬼子拿着武士刀从从左到右一个一个在砍杀老白姓的头颅每砍下一个头颅鬼子就走到一个泉水汪里用钢盔舀点水冲刷沾满鲜血的武士刀.郑武捡起一块石头慢慢靠近拿枪的几个鬼子快靠近时嗖的一下扔出石头砸中一个鬼子的头部随着这个鬼子应声倒地郑武拎刀就扑向剩下的几个鬼子一阵快、准、狠的郑氏刀法就把这几个鬼子给砍死了跪着的老百姓趁机四散而逃.正在泉水汪里涮刀的鬼子一看把钢盔一扔:“八格八格”边叫边气势汹汹举着武士刀跑着过来这个日本鬼子名叫稻田川二是荒井部一小队长制造平阳惨案的凶手之一自小练习过日本刀术中的一门绝技“阴流”传自日本的绝顶高手“剑圣”上泉信纲.郑武拎刀也冲向稻田川二奔来”“铛儿”的一声双方的刀硬碰硬的砍在了一起双方都被震得蹬蹬蹬倒退了好几步才单腿跪地用刀拄着地站稳了脚跟“你是杀死桑闻真二的郑武?”稻田川二恶狠狠地问道“就是老子”郑武边说边飞身跃起向稻田川二奔去双方砍杀起来他两个一会从一个枣树地跳到下一层枣树地(枣树地都是在山洼里用石头垒起1米高的石头墙从山谷下一直到山顶垒的一层层梯田似的.)一会又从一个枣树地跳到上一层枣树地呼呼的刀风把枣树上发黄的枣叶和大枣都震了下来随着两人的大刀起舞着.在搏杀中两人砍倒了好几棵碗口粗的枣树砍杀了十几个回合也未分出胜负.此时鬼子援兵赶到郑武一看不好抽身从地上抓起一把沙子和栆叶向稻田川二的脸上撒去趁他往后躲时飞身从枣树地里跃向下一层枣树地像矫健的狍子一样从一层一层的枣树地跃下消失在枣树林中.气的稻田川二叽里哇啦乱叫赶来的鬼子冲着枣树林端着机枪一阵乱射……(未完待续)